政策原文

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(2014年修正)
  第一章 总则
  第一条 为了规范政府收支行为,强化预算约束,加强对预算的管理和监督,建立健全全面规范、公开透明的预算制度,保障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,根据宪法,制定本法。
  第二条 预算、决算的编制、审查、批准、监督,以及预算的执行和调整,依照本法规定执行。
  第三条 国家实行一级政府一级预算,设立中央,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,设区的市、自治州,县、自治县、不设区的市、市辖区,乡、民族乡、镇五级预算。全国预算由中央预算和地方预算组成。地方预算由各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总预算组成。地方各级总预算由本级预算和汇总的下一级总预算组成;下一级只有本级预算的,下一级总预算... 查看全文>>

决策背景

  1995年以来预算制度的改革与成效。1994年,我国启动了影响深远的分税制财政管理体制改革,政府间财政关系、税收制度等财税重大改革相继推开。几乎与此同步,1994年3月,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制定了预算法,形成了预算制度的基本框架。预算法的颁布实施,对规范政府预算管理、加强国家宏观调控,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。随着分税制财政管理体制的逐步确立,财税体制改革的重点在2000年前后转向预算管理制度,预算管理机制不断改革完善,预算在政府管理中的作用明显强化。
  新预算法在2014年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昨天表决通过了修改决定,新预算法对地方政府债务管理作出明确规定。地方政府发行债券,举债规模必须由国务院报请全国人大或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。新预算法规定,经国务院批准的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预算中必需的建设投资的部分资金,可以在国务院确定的限额内,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以举借债务的方式筹措。

决策解读

  新预算法的出台是财政制度建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,也对地税部门具有多方面、深远的影响。
  一是为依法治税提供有力保障。原预算法规定预算审查的重点是收支平衡,同时要求预算收入征收部门完成上缴任务。做为预算收入征收部门,依法组织税收收入是税务部门的中心工作。但多年来,由于体制原因,政府在下达税收任务时往往忽视经济和税源实际,客观上导致税务部门“任务治税”,或为完成任务收“过头税”,或为不... 查看全文>>

案例

  酝酿十年,历经四审,2014年8月31日,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通过了《关于修改〈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〉的决定》,重新修订后的预算法(以下简称“新预算法”)自2015年1月1日起施行。新预算法全面贯彻了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,充分体现了财税体制改革总体要求,在预算管理诸多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,并为进一步深化财税改革引领方向。
  预算法素有“经济宪法”之称。修改预算法,是深化预算制度改革,建立现代财政制度的必然要求,推进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重要保障。新预算法反映了现代预算管理的基本要素,实现了重大突破。
  (一)完善政府预算体系,实行全口径预算。新预算法规定,政府的全部收入和支出都应当纳入预算,预算包括一般公共预算、政府性基金预算、国有资本经营预算、社会保险基金预算。这将有利于杜绝预算外... 查看全文>>

专家评论

 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、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、民建中央副主席、经济学家 辜胜阻认为,预算制度是现代国家治理体系的重中之重,关乎民生福祉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预算法被称为“经济宪法”,其修订过程一直备受社会各界关注。新预算法呈现诸多亮点:一是立法宗旨的突破,从“健全国家对预算的管理”到“规范政府收支行为”,凸现预算法从管理法向控权法转变。二是实行“全口径预算”,把政府的全部收支纳入预算范围。三是规定“预算全公开”,推进预算民主。四是完善预算审查、监督、明确预算责任,强化对预算的硬约束。五是明确规范和完善转移支付制度。六是允许在严格控制风险的条件下,有限“开闸”地方举债。
 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韦森如此形容预算法修订的纠结:一方面人大是想要给财政部的权力戴“紧箍咒”;另一方面,财政部却是要给自己“宽松的衣服”。最早的《预算法》修正案,由人大财经委负责起草,强调了对政府部门财政收支预算及执行的限制和监督,但招致国务院有关部门的质疑和抵制,被束之高阁。

相关图集和视频